唐人街自己找到了解決方案 - 將疫苗帶到社區來

Chinatown vaccine
四月二十一日,唐人街的居民劉梅(Liu E. Mei)在芝加哥唐人街的培德中心接受了第二針莫德納疫苗。 在離開診所前,她彎曲自己的手臂,按照醫囑等待了十五分鐘,以防有過敏反應。 Marc C. Monaghan / WBEZ
Chinatown vaccine
四月二十一日,唐人街的居民劉梅(Liu E. Mei)在芝加哥唐人街的培德中心接受了第二針莫德納疫苗。 在離開診所前,她彎曲自己的手臂,按照醫囑等待了十五分鐘,以防有過敏反應。 Marc C. Monaghan / WBEZ

唐人街自己找到了解決方案 - 將疫苗帶到社區來

WBEZ brings you unbiased news and information. Sign up for our newsletters to stay up to date on the stories that matter.

Read the English version of this story.

亞舍街(Archer Avenue)的萬豪餐廳(Phoenix Restaurant)裡,雷經理(Raymond Lei)凝視著安靜而食客稀少的餐廳。

這家精緻的餐廳有著閃亮的吊燈和舒適高背椅,廣式早茶非常出名。新冠疫情之前,午飯時間非常繁忙。

雷經理在星期四午餐時回憶说:“以前幾乎盈門客滿。根本不像現在這樣。”

唐人街以其眾多中餐廳而著名,每天曾吸引著大量芝加哥本地人和外地遊客,但自新冠疫情爆發後,生意幾近停滯。

為了保護員工和顧客,社區的很多餐廳都轉型做外賣。當疫苗逐漸推出後,整個唐人街一直等待著疫苗的到來。

然而,疫苗注射開始後,芝加哥公共衛生部卻優先把疫苗提供給了被政府認為疫情最嚴重的社區。

而唐人街並不在其中。

華人社區的領導人擔心唐人街在全市免疫進度中落後,他們制定計劃,決定自行開設疫苗注射點。

“被遺漏的唐人街”

芝加哥公共衛生官員使用各項指標來確定城市中各個社區疫情的受災程度,並以此為依據來分配有限的疫苗。他們決策的因素包括:該社區有多少人因新冠而患病或死亡,有多少老年居民,以及多少人因職業性質而無法在家工作。

由於這次疫情中,芝加哥的非裔和拉丁裔患病死亡比例很高, 因此,西恩格爾伍德(West Englewood),新城市(New City),蓋奇公園(Gage Park)和北勞恩代爾(North Lawndale)等二十幾個社區被列為“高風險地區。” 芝加哥公共衛生部首先將疫苗接種工作集中在這幾個高風險地區。

芝加哥公共廣播電台 (WBEZ),通過《信息自由法》獲取了芝加哥疫苗分配數據。通過我們的分析發現,在3月中旬疫苗推出後的三個月期間,包括唐人街在內的整個60616郵編區,僅接收到4,000劑疫苗。相比之下,60611區,包括昂貴的斯特維爾區(Streeterville)和著名的西北紀念醫院,至少接到79,000劑,西南側的蓋奇公園(Gage Park)分配到37,000劑。需要指出的是, 疫苗發送地並不一定是注射地。

唐人街的許多居民因其社區缺乏疫苗注射途徑而感到沮喪。他們認為,要衡量社區的新冠受災情況,不能只靠几个指標 。

伊利諾伊州眾議員馬靜儀 (Theresa Mah)代表的區域包括唐人街。她在採訪時說:“唐人街被遺漏了。”

芝加哥公共衛生部對此沒有發表任何評論。

馬靜儀議員將唐人街附近的社區描述為醫療荒漠,居民獲取醫療服務的地點少於市內其他地區。多年來,唐人街大部分居民只能去位於布朗茲維爾的慈愛(Mercy) 就醫,而這家醫院由於頻繁易主,已經艱難存續。

許多唐人街居民,尤其是老年人,由於語言不通,對網絡技術不熟悉,所以在預約疫苗注射時面臨障礙。

培德中心是唐人街中心的一個家喻戶曉的機構。執行董事吳先生(David Wu)說: “很多人不具備英文能力,無法溝通交流,當然也有些人不知道通過網絡來預約。”

馬靜儀議員也補充道,許多唐人街居民甚至連中文文化水平都很低。

還有信任問題。幾位社區領導說,對許多只會講中文的唐人街居民來說,他們所生活的社區就是他們熟悉的世界。這是他們感到安全自在的空間。因此,不管如何,許多只會說中文的老年人不會考慮離開自己的社區,去聯合中心體育館外停車場的大型疫苗接種點接受疫苗注射。

吳先生說:“很多人為接種疫苗這件事很苦惱無奈,這種情況的確存在。我們當然最擔心的是那些孤寡老人。”

因此,在疫苗供應還沒有充分保障的情況下,社區領導稱,他們必須加緊為唐人街居民開設離住家比較近的注射點。

特殊疫苗等候名單

培德中心坐落在永活大街(Wentworth Avenue),是一棟引人注目的具有中國傳統建築的大樓。疫情前,培德新移民的接待站和服務中心每天約有500至600人每天來學習英語或者送孩子來參加課後補習班。

吳先生在培德設立一個大型疫苗注射診所。他們使用的是由Prism Health Lab分配過來的疫苗。那裡有一個特殊疫苗接種等候名單。只登記那些會講中文的居民。其目的是鼓勵那些會说英語的年輕社區成員到其他遠一點的,市政府規定的地方報名註射。目前上這個特殊名單的人已經很多了。

最近,在培德疫苗診所,吳先生的助手李小姐(Karen Lee)手持一台平板電腦和好几张寫有數據的紙,追踪當日疫苗接種人數和疫苗劑量。

李小姐在註射登記的桌子前告訴記者:“我們已經給2000多人打了電話。他們當中有些人已經在別處接種了疫苗。我們說很好,沒問題。然後我們繼續跟其他人聯絡。這種工作很有意義。因為我們在幫助他人,造福我們社區。”

這也是一項很艱鉅的工作,有時候需深夜打電話給等候名單上的人,確認他們在未來幾天的預約。

由於培德缺乏穩定的疫苗供應。只要有疫苗,培德就馬上接受預約。

馬靜儀議員說,她幾乎在向市政府“乞求”疫苗: “市政府堅持以他們的方式處理疫苗分配公平問題,卻完全忽略了我們社區的需求,解決公平問題應當因社區而異。”

截至目前為止,至少1600人在貝德中心接受了兩針疫苗,得到充分保護。 社區領導人說,這只是社區的很小一部分,但確是一個好的開始。

市政府的數據顯示,在包括唐人街在內的60616郵編區中,只有不到30%的人口接受了兩劑疫苗。

在另一個疫苗診所,最近有數十人在排隊登記,或接受注射後分散坐在椅子上保持社交距離。他們當中有一家當地餐廳的廚師,擔憂時間太長,影響他顧客取外賣。還有一位老師,期望打疫苗後能早日返校上課。

王鐵成(Tiecheng Wang)和劉桂梅 (liu Guimei)這對夫婦,今年都71歲. 一年前他們來芝加哥探望女兒。這次希望打完疫苗,他們能安全乘機回到中國。

“由於疫情原因,他們被迫待在了這裡,”李小姐替他們翻譯說。

唐人街的其他社區組織也致力於為居民提供疫苗。為唐人街提供服務的社會服務機構“華諮處”已經與兩家醫療機構合作進行疫苗注射。據華諮處首席運營官傑里德·普魯伊特(Jered Pruitt)稱,截至目前為止,已經有1000多人接種了兩劑疫苗。

對未來幾個月保持樂觀

正如芝加哥其他地區,唐人街也正在恢復疫情前的活力。 街道上走動的人也越來越多。唐人街商會主席帕特里克·麥克沙恩(Patrick McShane)說,商會的52家餐廳成員中,只有5家尚未恢復營業。許多人靠聯邦政府的貸款生存了下來。由於新冠疫情的各種限制,這些餐廳還沒有辦法充分營業。

位於華埠廣場的MCCB餐廳(時尚食譜)的共同合夥人梁先生(Kai Liang),準備5月1日重新開放室內用餐,屆時他的員工大都已完成疫苗接種。疫情前,週末晚上他的餐廳裡總是擠滿了人。在黑板一樣的牆壁上,你还可以还看到顧客以前用彩筆写下的名字和留言。

現在,梁先生現在大部分時間在家照顧自己年幼的孩子,他還不放心將他們送回托兒所。他一周給餐廳送一兩次菜。

他對接下來的幾個月充滿樂觀。

他在時尚食譜空曠的二樓說:“當餐廳重新開業時,人們一定會接踵而來。現在,你如果週末來唐人街,會看到多數餐廳門口,都有人排隊等候。人們在家都呆瘋了。他們太想出來跟家人朋友聚餐了。”